“喂、喂,孟立群!”

  朱建阳也是有点火了,马上喊来他的上官,严声命令道:“开一张军罚状给他,禁军第三十六营第七特战校侦察连特务兵张路龙训练无素,在制止恶人有心侮辱皇室时丢人现眼!给我把他丢回军营里去,撤掉三级士官勋章,从驻军重新操练,什么时候练好了,再来告诉我什么叫禁军的威严!”

  “是!”

  孟立群点了点头,马上转过头,朝张路龙喝问道:“张路龙,对于这张军罚状,如有不服可以提出抗议,禁军总兵会仔细调查清楚,给你一个公平的判决!”

  “报告长官,我服!”

  张路龙想都没想,马上就坚定地摇了摇头,说:“长官教训得是,身为禁军士兵却那么软弱无能,我确实该受罚!我丢了禁军的脸、丢了特务兵的脸,更丢了大明军人的脸,怎么罚我都应该!”

  “执行命令吧!”

  孟立群喝了一声,立刻带着手下的士兵驱散大呼过瘾的百姓,向朱建阳敬了一个礼后,开始维持这里的治安,安排新的士兵来保卫。《 乡 村 小 说 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

  广场上又恢复宁静,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,自然是充满调侃和讽刺的意味,不过也是让人大呼过瘾。

  酒店前欧阳德宏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,叉着腰,带着几分调戏的意味说:“怎么,这次只有打晕?上次那个在财神庙前闹事的倒楣蛋呢?不是听说你已经让他从人间消失了吗?”

  “那个在赵娘娘庙前闹事的呀……”

  朱建阳摸了一下脑袋,有些阴森地笑道:“谁叫他居然敢对赵娘娘的塑像不敬,人是我抓的,不过却是丢给其他人处理,现在大概已经被消化成大便了吧?”

  “你们还是这么变态!”

  欧阳德宏呵呵一乐,马上将他和傻了眼的尤娜迎进酒店。

  “喂,明明是士兵打人,你们怎么这样?”

  到了酒店大厅内,尤娜才回过神来,立刻不解地大声质问。

  “对呀,应该再关这小子几天禁闭才对!”

  朱建阳想了想,马上掏出手机,拨通电话,还有点余火未消地嘱咐道:“喂,把刚才那个犯事的小子关十天禁闭!

  对、对,原因已经写上了,好好地给我磨磨他,这个家伙太丢人了!

  “对、对,一枪托居然打不死,这下好了,礼部那群老家伙又可以没事交涉一下了。对、对,反正我们不打算放人,谈得好的话就把尸体还给他们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尤娜彻底瞠目结舌,酒店里来往的其他人,则是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,这样的事他们早就习以为常,她这样大惊小叫反而显得另类。

  一百多年前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时,所有国家都还处于很落后的状态,当时战局还十分混乱,一些有心之人为了宣扬自己的党派和军队,发表了一些演讲,寻求更多的支援和士兵的入伍。

  其中有些人更是用狂妄自大的语气贬低别人,并抬高自己,而被眨低的还有当年游离于战火之外的大明王朝,不但语气刺耳,内容更是充满挑衅,立刻就激起民众的强烈不满。

  还没等到内政阁官员交涉或书面警告,得知消息之后的大明皇室,在沉默之中立刻做出回应,对所有发出挑衅的军队和政权宣战。

  一时之间,压抑许久的五十万禁军立刻参与这场世界大战,海、陆、空三军,持着当时最先进的武器,开始了荣誉之战这一战,虽然死伤惨重,但最终还是以大明胜利为收场。震撼的横空出世,让世界上所有人都见识到大明禁军的可怕战斗力,当时的轰炸机、航空母舰和原子弹,都超出人们的认知范畴。

  在炮火的轰炸下,愈来愈多的土地插上大明的旗帜,也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古老王朝的可怕,禁军消灭了无数敢对抗大明的政权,踏平敢挑衅大明的城市,从此奠定大明世界第一国的地位!

  第一次世界大战,几乎是因为大明的全面参与和全面胜利而落幕。想起这历史上残酷的一切,尤娜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很是多余。不过视线一转,看见相谈甚欢的二人,眼睛顿时一亮,马上跑上前去递着名片,兴高采烈地说:“欧阳先生您好,能给我十分钟的时间采访一下吗?”

  “记者?”

  欧阳德宏皱起眉头,把疑问的眼神看向朱建阳。

  “你自己看着办,不关我的事!”

  朱建阳吹起口哨,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  五百年的历史上,曾经呼风唤雨的商部三巨头,自然也是传奇般的存在。除了陈家在一连串失败的经营下,渐渐消失在历史的潮流之中。

  欧阳家和张家也在五百年的积淀中,聚集了自己的文化、自己的思想和富可敌国的财富!除了皇室的生意和大明的资源性集团之外,两家几乎是并列世界首富的传奇,自然也成为新闻采访者炙手可热的采访对象。

  “没空……”

  欧阳德宏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对他们来说,这样的事非常无聊,何况家族一直秉承低调作风,所以除了皇家命令之外,他们不想出现在任何杂志或电视媒体上。

  “欧阳先生,不会耽误您太久的……”

  尤娜哀求了好一阵子都没用,寒喧了几句后,欧阳德宏就走了。现在他的酒店里有不少身分特殊的客人需要招待,又要注意安全上的事项,哪有空和这洋妞纠缠!

  “傻了啊,走吧!”

  对于这样的情况,倒是在朱建阳预料之中,马上哼着小曲,带着垂头丧气的尤娜上了电梯。

  酒店里,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御用拱卫司的人,一是保护贵宾,二来也是要除掉一些居心不良的人。出于好意,朱建阳到了房门前,还是嘱咐道:“晚上早点睡,没什么事尽量别出来,知道吗?”

  难得的温柔语气让尤娜愣了一下,男人英俊的外貌和身上突然转变的气质,让她心跳有点加快,半晌以后才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知道”“房门才刚关上,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,突然出现好几个笑嘻嘻的年轻人。一个看起来很是顽皮的美少女,更是凑上来调侃说:”

  师兄呀,看来您也是红鸾心动,看来差不多要请我们喝喜酒了吧?““您放心,晚上大师姐负责这一层楼的安全,没人会动你的心肝宝贝!”

  其他人也是不客气地起哄着!

  “滚一边去!”

  朱建阳没好气地白了一眼,拿着他们递过来的名单扫视了一眼后,阴森森地说:“这次潜伏进来的间谍居然这么多,恐怕有不少是还没查出来的吧!”

  “嗯,动手吧!”

  旁边的一众人等,神色也立刻变得严峻。

  “走吧一?”

  朱建阳想都没想就直接从窗户跳出去,用飘渺鬼步的功夫在大厦的楼层间攀越着,其他人一看也不甘落后,纷纷施展轻功跟上去。

  保护这个王朝的影子逐渐消失在夜晚的黑暗里,或许是冷血的杀戮,但为了荣誉和尊严,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。

  番外历史的沉淀

  万烈浮屠,每座巨塔都安详地供奉着一万位烈士的遗骸,放眼望去,两百多座高塔壮观无比,在参天的古树中,围绕着历朝历代的皇陵和将陵,将这本就庄严大气的地方,点缀得更是伟大无比。

  五百年来,为了大明战死的士兵,全都魂归于此,在安静中守候着这片撒上他们热血的土地,依旧忠诚地跟随着他们戎马一生的主人。

  放眼大明开朝五百年的历史,除了四大开朝上将和御林军天武营大将军刘占英之外,一共出了十八位威镇天下的大将军。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明圣祖时期的命主大将军白屠,和七十年前参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,并率领禁军横扫天下的天引大将军杨立人!

  大明四十九年,在逐年将高丽、东瀛和满八旗的所有疆域划进版图以后,大明爆发开朝史上最激烈的国战。

  与契丹和罗刹的摩擦大到几乎无法调和,明圣祖一声令下,将军白屠手握十万禁军,仅用了五个月时间就横扫草原,不仅诛灭当时的契丹王族,更是在十万援军到达时兵发罗刹,短短半年时间攻破罗刹国都,将大明的版图再一次可怕地扩大!

  “命主大将军是传说中的杀神白起之后!”

  尤娜在一片激情荡漾中结束对万烈浮屠梦一般的采访,最后走出陵园时,依旧心潮澎湃,激动地介绍说:“命主大将军是大明第六位大将军,行军风格以强硬着称,攻城掠池,几乎一生未有败绩!素有命主白屠之称,后被明圣祖赐封命主大将军,算得上是一位值得称道的传奇人物。”

  一结束了录影,一行人又参观了御酒十里香的第一代酒厂,鼻间环绕着五百年酿造所留下的芬芳,真可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!

  皇家第一御酒十里香,经过五百年的沉淀,已经成为世界上最珍贵也是最难求的佳酿,百年以上的酒几乎从不在市面上流通。

  只有在招待贵宾时才会拿出来宴请,黑市的价格一度炒到一两酒百两金的地步,却依旧是有价无市的人间极品。

  黑夜,兴奋了一天的摄制组终于回到酒店。看着整个京城都在参天古树的点缀下,现代化的都市和绿化结合得如此完美,尤娜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陶醉地叹息道:“好美呀!”

  “那确实,大明的绿化几百年来一直都这么好!”

  朱建阳的声音突然响起,顿时将她吓了一跳!

  “明圣祖亲手为每一个皇子皇孙栽下树的故事是吧?”

  尤娜点了点头,不置可否地说:“传说中明圣祖虽然种了树,却不肯对任何人透露是栽种在哪里,而哪一棵树又是代表哪一个皇子皇孙。

  “大明上下的人顿时对偷砍树胆怯三分,所以木柴来源有很大程度都是依靠进口,后来在皇室的带动下,人们也开始效仿圣皇为儿女种树,并爱惜身边每一棵树。虽然大明现在的绿化是世界第一,但我可不认为,圣皇一开始考虑的是环保问题。”

  尤娜沐浴完之后,身上只穿着酒店的浴袍,显然有点香艳,尤其是没穿内衣的情况下,胸前深邃的乳沟更显得野性十足。她一个转身,刚想训斥几句,却发现朱建阳坐在沙发上,**的上身包扎着编带,顿时关切地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碰见几只顽皮的苍蝇!”

  朱建阳有些疲累地回答着,昨晚杀了多少人,现在都已经忘了,碰见几个武功还不错的家伙,一时大意才会这样。

  眼见孤男寡女的情况下,似乎有点尴尬,朱建阳无奈地苦笑说:“尤娜小姐,别误会,我只是借你房间包扎一下伤口而已,要是被那群小兔崽子看到我受伤了,到时候又得被他们嘲笑了。”

  “随便你……”

  尤娜也感觉到气氛的微妙,脸稍微红了一下,原本一天到晚跟着自己的讨厌鬼,今天却突然不见踪影,立刻就感觉很不自在。现在看他满身冷汗又强忍疼痛的样子,心里却又有点疼,自己身上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开始颤动了。

  “拿个杯子给我!”

  朱建阳知道伤得不重,不过这时身体疲惫,还是很吃疼。

  每次杀完人之后,还是习惯想喝点酒,不仅是想麻痹神经上的痛楚,更是想让心灵的阴暗更加麻木,而今天嘛……似乎也该犒劳一下自己了!

  尤娜拿来杯子,朱建阳立刻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酒瓶,盖子一开,香昧顿时弥漫整个房间,那种香味十分奇特,很难说出类似的感觉,但却让人从感官到心灵都无比沉醉。尤娜等倒完酒之后,才拿起瓶子一看,顿时惊呼一声:“御酒百年,十里飘香,这是八十年的陈酿!”

  “小点一声!”

  朱建阳见她这么识货,马上嘘了一下,也为她倒了一杯,小心翼翼地说:“这边的酒鬼可不是普通的多,被人听见我就惨了,这可是拿命换来的赏赐,今天算是便宜你了!”

  “好香呀!”

  即使不是嗜酒之人,但尤娜还是为这百年的芬芳所沉醉,终于还是忍不住,一起品起这人间的极致诱惑!

  一瓶好酒渐渐饮下,话渐渐多了起来,消除彼此的隔阂之后,一些微妙的东西,正在悄悄萌芽。微微的醉意,尤娜此时小脸发红,显得更是妩媚,炫耀般去拿自己写的稿子给朱建阳看,得意洋洋地说:“怎么样,我这篇写得不错吧!”

  天朝上国五百年,明天祖朱元章在金戈铁马的一生中开朝,明高祖朱允文虽在位一年,却鼎定内忧,而明圣祖朱元平则是将大明带向前所未有的强盛!在位时期,大明击败周边所有怀抱觊觎之心的国度,不仅将版图扩大了近一半,更为给大明留下许多珍贵的传统。

  明圣祖一生最伟大的,并不是在位时的贡献,而是为大明留下完美的制度和法则,高瞻远瞩的决定,在历史的齿轮中为这个王朝保驾护航,为大明的五百年强盛,刻画出最完美的依据!

  找稿子时,微一弯腰,性感的臀部立刻高高翘起,衣裳稍有散乱,更是春光乍泄。

  朱建阳浑身血气顿时上涌,忍不住走上前去,猛地将她抱住,有些冲动地喘息道:“今晚,我想留在这里……”

  “把灯关了……”

  尤娜羞涩不已,但却难以抗拒身后男人带给自己的萌动。

  或许自己已经悄悄爱上他了,或许自己也开始爱上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国度。

  拉上窗帘,房间只亮着一盏让气氛更加暧昧的粉色灯光。衣物散落一地,两个**的身体在床上纠缠着,一阵长长的湿吻,让**达到顶点!尤娜意乱情迷地低喘着,陶醉地说:“朱先生,我、我有点不想离开这里了……”

  “嗯,那就留在这里吧!”

  朱建阳一边品尝着她身体的迷人芬芳,一边冲动地哼道:“为我生一堆孩子,我要教他们习武,教他们懂得荣誉,教他们捍卫王朝的尊严……”

  “嗯,好……”

  尤娜感觉男人终于冲动地进入,话语顿时全变成呻吟。两具**结合在一起不停蠕动着,男女间的美妙乐事,是千百年永恒不变的话题,是灵与肉结合的**蚀骨!

  京城静悄悄的夜,一切安宁而又祥和,沉淀了五百年的王朝,依旧在静静地展示着它的伟大,静静地在历史的河流中漂流着,静静地享受着五百年的尊严所带来的强盛,静静地让每一个子民感受到它的威严、大气。

  全文完

  ( 《流氓大地主》(未删全本) xcxsmi/1/1465/ 移动版阅读m.xcxsmi )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无限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《流氓大地主》(未删全本),《流氓大地主》(未删全本)最新章节,《流氓大地主》(未删全本) 乡村迷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admin#555vx.com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19 无限小说网txt小说下载